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舊志整理 >

  • 資治通鑒
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(常簡(jiǎn)作《通鑒》),是由北宋史學(xué)家司馬光主編的一部多卷本編年體史書(shū),共294卷,歷時(shí)十九年完成。主要以時(shí)間為綱,事件為目,從周威烈王二十三年(公元前403年)寫(xiě)起,到五代后周世宗顯德六年(公元959年)征淮南停筆,涵蓋十六朝1362年的歷史。
        在這部書(shū)里,編者總結出許多經(jīng)驗教訓,供統治者借鑒,宋神宗認為此書(shū)“鑒于往事,有資于治道”,即以歷史的得失作為鑒誡來(lái)加強統治,所以定名為《資治通鑒》?!顿Y治通鑒》全書(shū)294卷,約三百多萬(wàn)字,另有《考異》、《目錄》各三十卷。

    內容簡(jiǎn)介
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所記歷史有限,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(公元前403年),下迄后周顯德六年(959年),前后共1362年。全書(shū)按朝代分為十六紀,即《周紀》五卷、《秦紀》三卷、《漢紀》六十卷、《魏紀》十卷、《晉紀》四十卷、《宋紀》十六卷、《齊紀》十卷、《梁紀》二十二卷、《陳紀》十卷、《隋紀》八卷、《唐紀》八十一卷、《后梁紀》六卷、《后唐紀》八卷、《后晉紀》六卷、《后漢紀》四卷、《后周紀》五卷。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的內容以政治、軍事和民族關(guān)系為主,兼及經(jīng)濟、文化和歷史人物評價(jià),目的是通過(guò)對事關(guān)國家盛衰、民族興亡的統治階級政策的描述警示后人。
    《資治通鑒》這書(shū)名的由來(lái),就是宋神宗認為該書(shū)“鑒于往事,有資于治道”,而欽賜此名的。由此可見(jiàn),《資治通鑒》的得名,既是史家治史以資政自覺(jué)意識增強的表現,也是封建帝王利用史學(xué)為政治服務(wù)自覺(jué)意識增強的表現。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是一部編年體的通史(《史記》為第一部紀傳體通史,《春秋》為現存最早編年體史書(shū)   ),按時(shí)間先后敘次史事,往往用追敘和終言的手法,說(shuō)明史事的前因后果,容易使人得到系統而明晰的印象。它的內容以政治、軍事的史實(shí)為主,借以展示歷代君臣治亂、成敗、安危之跡,作為歷史的借鑒。敘述了各族人民的生活與斗爭。  



    創(chuàng )作背景

         司馬光曾患歷代史籍浩繁,學(xué)者難以遍覽,因欲撮取其要,撰紀傳體史。初成《通志》8卷,起戰國至秦二世,表進(jìn)于朝,引起宋英宗的重視。治平三年(1066),詔置書(shū)局于崇文院,繼續編纂。宋神宗即位,賜書(shū)名為《資治通鑒》,并序以獎之。元豐七年(1084)書(shū)成。
        《通鑒》由司馬光總其大成,協(xié)修者有劉恕、劉攽、范祖禹3人。劉恕博聞強記,自《史記》以下諸史,旁及私記雜說(shuō),無(wú)所不覽,對《通鑒》的討論編次,用力最多。劉攽于漢史、范祖禹于唐史,都有專(zhuān)深的研究。他們分工合作,各自作出了重要貢獻。最后,由司馬光修改潤色,寫(xiě)成定稿。其中是非予奪,一出于光。
    《通鑒》征引史料極為豐富,除十七史外,所引雜史諸書(shū)達數百種。書(shū)中敘事,往往一事用數種材料寫(xiě)成。遇年月、事跡有歧異處,均加考訂,并注明斟酌取舍的原因,以為《考異》?!锻ㄨb》具有相當高的史料價(jià)值,尤以《隋紀》、《唐紀》、《五代紀》史料價(jià)值最高。
        《通鑒》因司馬光一人精心定稿,統一修辭,故文字優(yōu)美,敘事生動(dòng),且有相當高的文學(xué)價(jià)值,歷來(lái)與《史記》并列為中國古代之史家絕筆。于敘事外,還選錄了前人的史論97篇,又以"臣光曰"的形式,撰寫(xiě)了史論118篇,比較集中地反映了作者的政治、歷史觀(guān)點(diǎn)。對歷史上有關(guān)圖讖、占卜、佛道等宗教迷信,采取了批判的態(tài)度,是史學(xué)思想的重要進(jìn)步。
        《通鑒》成書(shū)后,元豐八年,范祖禹、司馬康、黃庭堅、張舜民等奉命重行校定,元祐元年(1086)校定完畢,送往杭州雕版,元祐七年刊印行世。今元祐本已不可見(jiàn)。南宋高宗紹興二年(1132)有余姚重刻本,亦多殘缺。中華書(shū)局據清胡克家翻刻的元刊本,加以標點(diǎn)???,重新出版,是《通鑒》較好的版本。

    作品鑒賞

    立場(chǎng)主題
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全書(shū)共294卷,約300多萬(wàn)字,書(shū)中記載的歷史由公元前403年,也就是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寫(xiě)起,一直到959年,五代的后周世宗顯德六年征淮南為止。是司馬光以為君親政,賢明之道為出發(fā)點(diǎn)所編寫(xiě)成的一本巨著(zhù),所謂“刪削冗長(cháng),舉撮機要,專(zhuān)取國家盛衰,系生民休戚,善可為法,惡可為戒者,為編年一書(shū),使先后有倫,精粗不雜。”。
        在橫跨中國16個(gè)朝代,一共1362年的歷史中,詳近略遠,隋唐五代371年,占全書(shū)40%,史料價(jià)值最高。很明顯的他多次著(zhù)墨在其中的賢明政治時(shí)期,如文景之治,貞觀(guān)之治等等。
    帝后死稱(chēng)“崩”,王公死稱(chēng)“薨”。天子近出稱(chēng)“還宮”,遠出稱(chēng)“還京”,列國諸侯遠出稱(chēng)“還某郡”。
    《資治通鑒》具有強烈的正統立場(chǎng),在分裂時(shí)代,如三國,魏有紀,蜀、吳無(wú)”紀“;南北朝時(shí)代,南朝有”紀,北朝無(wú)“紀”;五代有“紀”,而十國無(wú)“紀”。又如《通鑒》載魏明帝太和五年:“(諸葛)亮帥諸軍入寇,圍祁山,以木牛運。”對此朱熹曾表達他的不滿(mǎn)曰:“三國當以蜀漢為正,而溫公乃云,某年某月‘諸葛亮入寇’,是冠履倒置,何以示訓?緣此遂欲起意成書(shū)。推此意,修正處極多。若成書(shū),當亦不下通鑒許多文字。但恐精力不逮,未必能成耳。若度不能成,則須焚之。”
    司馬光是為了鞏固當時(shí)的封建政權,才編寫(xiě)《資治通鑒》,這就決定了此書(shū)的內容主要是政治史。因此,在編纂《資治通鑒》時(shí),在繼承前人的同時(shí),又有所發(fā)展。他把歷史的君主根據他們的才能分為創(chuàng )業(yè)、守成、陵夷、中興、亂亡五類(lèi)。
        除政治之外,《資治通鑒》在文化、科技、經(jīng)濟、軍事等方面均有記載。在文化方面,就學(xué)術(shù)思想來(lái)說(shuō),上至先秦的儒、法名、陰陽(yáng)、縱橫五家的代表人物和學(xué)術(shù)主張,下及漢初的黃老思想,漢武帝的獨尊儒術(shù),以及魏晉玄學(xué)的盛行都有記載。對于佛教、道教的起源、發(fā)展,以及儒、佛、道之間的斗爭也有敘述。對西漢以來(lái)經(jīng)學(xué)的發(fā)展,典籍的校理,石經(jīng)的刻立,九經(jīng)的雕印及流傳,都有較系統的陳述。著(zhù)名的文人學(xué)士及其作品也有記載。
    在科技方面,記載最多的是歷代的歷法。其他如天文學(xué)、地理學(xué)、土木建筑(如秦代的長(cháng)城,隋唐的長(cháng)安城和洛陽(yáng)城)、水利工程(隋代的大運河)也有反映。
    《資治通鑒》也注意關(guān)于經(jīng)濟的記載,因田賦和賦稅是封建經(jīng)濟的首要問(wèn)題。因此,它對于商鞅變法,文景之治,北魏孝文帝的均田制等都有記載。
    對于軍事的記載,《資治通鑒》也很突出,對戰爭的描述也很生動(dòng)。凡是重大的戰役,對戰爭的起因,戰局的分析,戰事的過(guò)程及其影響,都有詳細記載。如赤壁之戰、淝水之戰等,都是杰出的例證。

    藝術(shù)特色
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以時(shí)間為“綱”,以事件為“目”,綱舉則目張,時(shí)索則事敘。
    值得注意的是,本書(shū)使用了一套“古怪”的多音節攝提(原始干支)計時(shí)術(shù)語(yǔ)作為全書(shū)的時(shí)間框架體系,如“閼逄攝提格之歲”之類(lèi)。“閼逄”相當于現代漢語(yǔ)“甲”,“攝提格”相當于漢語(yǔ)“寅”。為什么不用漢語(yǔ)的天干地支,而偏偏要用一套多音節語(yǔ)言的干支體系呢?司馬光沒(méi)有交代。
        《史記》的《歷書(shū)》里面也用到了這套多音節干支術(shù)語(yǔ),司馬遷也沒(méi)有交代其來(lái)源。這為后人胡思亂想提供了口實(shí),如竺可楨就建議梵語(yǔ)學(xué)者用梵語(yǔ)破譯這套術(shù)語(yǔ)。更有人藉此宣稱(chēng)中國人祖先來(lái)源于西亞兩河流域或古埃及。
        其實(shí),我國古文獻明文記載這是天皇語(yǔ)言,即三皇時(shí)代的官方語(yǔ)言。明代著(zhù)名學(xué)者萬(wàn)民英所著(zhù)《三命通會(huì )》云:“天皇氏一姓十三人,繼盤(pán)古氏以治,是曰‘天靈’,淡泊無(wú)為而俗自化,始制干支之名,以定歲之所在。其十干曰:于逢(又名“閼逄”——編者注)、旃蒙、柔兆、強圉、著(zhù)雍、屠維、上章、重光、玄黓、昭陽(yáng);十二支曰:困敦、赤奮若、攝提格、單于、執徐、大荒落、敦牂、協(xié)洽、涒灘、作噩、閹茂、大淵獻。
        蔡邕《獨斷》曰:‘干,干也。其名有十,亦曰十母,即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是也;支,枝也。其名十有二,亦曰十二子,即今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戌亥是也。’謂之天皇氏者,取其天開(kāi)于子之義也;謂之地皇氏者,取其地辟于丑之義也;謂之人皇氏者,取其人生于寅之義也。故干支之名在天皇時(shí)始制,而地皇氏則定三辰,道分晝夜,以三十日為一月,而干支始各有所配。人皇氏者,主不虛王,臣不虛貴,政教君臣所自起,飲食男女所自始,始得天地之氣而有子母之分,于是干支始有所屬焉。”所以,司馬遷和司馬光所使用的這套多音節干支術(shù)語(yǔ)是中國最早的官方時(shí)間術(shù)語(yǔ),屬于“皇綱”性質(zhì),故而被采用為歷史的紀年詞語(yǔ),以表示歷史的正統。 [5] 

    作品失誤
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雖被譽(yù)為“體例嚴謹,脈絡(luò )清晰,網(wǎng)羅宏大,體大思精,史料充實(shí),考證稽詳,敘事詳明,繁簡(jiǎn)得宜”,但《資治通鑒》本身也有很多錯誤,如史家嚴耕望指出《資治通鑒》對云臺二十八將的排列順序有誤;兩《唐書(shū)》將“特勤”誤為“特勒”,《資治通鑒》對此并無(wú)糾正,將錯就錯,《資治通鑒》卷一六四:“土門(mén)自號伊利可汗,號其妻為可賀敦,子弟謂之特勒。”
        《通鑒考異》:“諸書(shū)或作特勤,今從劉昫《舊唐書(shū)》及宋祁《新唐書(shū)》。高安陳汝奇在《陳氏甘露園長(cháng)書(shū)四論》認為《資治通鑒》將只見(jiàn)諸野史的楊貴妃、安祿山之事納之正史而失之客觀(guān)。又如唐代宦官魚(yú)弘志,《新唐書(shū)》仇士良傳作“魚(yú)弘志”,《舊唐書(shū)》偶有誤為“魚(yú)志弘”,《資治通鑒》卷245大和九年十一月壬戍作魚(yú)志弘,《資治通鑒》卷246作開(kāi)成五年正月己卯又作魚(yú)弘志,相互混淆。
        《晉書(shū)》載呂光的第一個(gè)年號“太安”,而《資治通鑒》記載為“大安”。再如《資治通鑒》記年方式多有不當之處,如齊人伐燕的時(shí)間(前313年),司馬光舍《史記》的紀傳體,未據《紀年》詳加考查,只增加齊威王十年,減少齊湣王十年,以求與《孟子》記載齊宣王伐燕的事跡相同,宋朝朱熹經(jīng)考訂認為是齊湣王十年,據今人考證,實(shí)際上為齊宣王七年,另樂(lè )毅伐齊中也有不少錯誤。
        又如《資治通鑒》在記述隋煬帝西巡行程中均出現諸多失誤,六月二十三日以后由張掖前往焉支山的時(shí)間提前到高昌王六月十七日到達張掖的當天?!锻ㄨb》卷十五(漢紀七)文帝后二年:“八月,戊戌,丞相張蒼免。”但據《二十史朔閏表》文帝后二年八月丁卯朔,月內無(wú)戊戌。吳玉貴著(zhù)有《資治通鑒疑年錄》歸納出《通鑒》紀時(shí)所發(fā)生錯誤,共計得出八百八十八例,可補此方面的缺失。
        其中的很多內容,是道聽(tīng)途說(shuō),如“王莽毒死漢平帝”,這是新莽末年起義者所編造的謠言,被司馬光等人當做信史來(lái)寫(xiě),是很不負責任的。
    宋朝的朱熹在《朱子語(yǔ)類(lèi)》的〈歷代一〉中,有直接的批評:“溫公不喜權謀,至修書(shū)時(shí)頗刪之,奈當時(shí)有此事何?只得與他存在。若每處刪去數行,只讀著(zhù)都無(wú)血脈意思,何如存之,卻別作論說(shuō)以斷之。”又說(shuō):“溫公修書(shū),凡與己意不合者,即節去之,不知他人之意不如此?!锻ㄨb》之類(lèi)多矣。”明代嚴衍熟讀《資治通鑒》,著(zhù)有《資治通鑒補》,列舉通鑒有七?。?、復、紊、雜、誤、執、誣)。
        近人岑仲勉認為《通鑒》對牛僧孺說(shuō)”失一維州,無(wú)害其(吐蕃)強“的評價(jià)有偏頗之嫌,司馬光還不惜歪曲事實(shí),玩弄文字游戲。岑仲勉還寫(xiě)有《通鑒隋唐紀比事質(zhì)疑》,自稱(chēng)糾正《通鑒》的謬誤,共670余條。
        《資治通鑒》也有不少缺點(diǎn),如《資治通鑒》著(zhù)重于政治與軍事的著(zhù)墨,對于經(jīng)濟方面記載不多,如載“租庸調制”僅“初定租、庸、調法,每丁租二石,絹二匹,綿三兩,自茲以外,不得橫有調斂。”二十余字,《通鑒記末本末》只收錄兩則與經(jīng)濟有關(guān)的史料,至于文化、藝術(shù)、宗教談得更少。
        項羽的垓下歌、劉邦的大風(fēng)歌等,《通鑒》皆不取,但對于“詩(shī)賦有所譏諷”者則采之,如卷一百四趙整作歌、卷一三四百姓為袁粲作歌。杜甫這樣的人物,甚至只提到一次。柳宗元是政治人物,文學(xué)地位雖小于杜甫,司馬光卻把他的《梓人傳》、《種樹(shù)郭橐駝傳》兩篇大作收錄起來(lái)。
        《通鑒》寫(xiě)白居易很多,因為他是翰林學(xué)士,多次上書(shū),時(shí)時(shí)評論朝政。晚唐藩鎮割據,朝廷姑息,司馬光對杜牧的文章十分欣賞,曾將《注孫子序》、《罪言》、《原十六衛》、《戰論》、《守論》五文摘入《資治通鑒》卷二百四十四。又如韓愈,乃文起八代之衰,積極捍衛儒家道統的文人,但卻對其學(xué)術(shù)文化貢獻只字不提,只收錄其《諫迎佛骨表》及《送文暢師序》。
       《資治通鑒》又專(zhuān)記鳩摩羅什譯經(jīng),卻不記玄奘譯經(jīng),又詳細記載北魏太武帝、北周武帝以及唐武宗三次大規模的禁佛毀佛事件;記陳群的九品中正制,卻不記隋代開(kāi)進(jìn)士科取士,凡與政治無(wú)關(guān)者,多不錄取。顧炎武說(shuō):“此書(shū)本以資治,何暇錄及文人?” [6] 



    作品影響

    《資治通鑒》是中國古代著(zhù)名的歷史著(zhù)作,歷來(lái)為人們所重視和閱讀學(xué)習。
    司馬光在編修《資治通鑒》時(shí),不僅妥善地將紀傳體揉入編年體中,使紀傳之詳細與編年之簡(jiǎn)明結合起來(lái),我國古代編年體史書(shū)因按年紀事,故沒(méi)有篇目,不作目錄,只是以年檢索。司馬光突破這種舊例,分三部分將年表、帝紀、歷法、天象、目錄、舉要及索引集于一塊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編年體史書(shū)多功能目錄的新體例,使《資治通鑒》更臻于完善,將中國的歷史編纂推進(jìn)到了新的水平上。
    司馬光對《資治通鑒》文獻整理思想,文獻整理模式及方法,不僅結出了豐碩成果,豐富了中國古典文獻學(xué)理論,而且對文獻學(xué)的發(fā)展產(chǎn)生了深遠的影響。  
    《資治通鑒》自成書(shū)以來(lái),歷代帝王將相、文人騷客、各界要人爭讀不止。點(diǎn)評批注《資治通鑒》的帝王、賢臣、鴻儒及現代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學(xué)者不勝枚舉、數不勝數。作為歷代君王的教科書(shū),對《資治通鑒》的稱(chēng)譽(yù)除《史記》外,幾乎都不可以和《資治通鑒》媲美。
    司馬光的《資治通鑒》與司馬遷的《史記》并列為中國史學(xué)的不朽巨著(zhù),所謂“史學(xué)兩司馬”。  
    2020年4月,《資治通鑒》列入《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教材發(fā)展中心首次向全國中小學(xué)生發(fā)布閱讀指導目錄(2020年版)》。  

    作品評價(jià)

        南宋史學(xué)家王應麟:“自有書(shū)契以來(lái),未有如《通鑒》者。”
        宋末元初胡三?。?ldquo;為人君而不知《通鑒》,則欲治而不知自治之源,惡亂而不知防亂之術(shù),為人臣而不知《通鑒》,則上無(wú)以事君,下無(wú)以治民,為人子而不知《通鑒》,則謀身必至于辱先,作事不足以垂后。”“《通鑒》不特記治亂之跡而已,至于禮樂(lè )、歷數、天文、地理、尤致其詳。讀者如飲河之鼠,各充其量而已。”  
    清代顧炎武《日知錄·著(zhù)書(shū)之難》:(《資治通鑒》和《文獻通考》)“皆以一生精力成之,遂為后世不可無(wú)之書(shū)”。
        清代學(xué)者王鳴盛:“此天地間必不可無(wú)之書(shū),亦學(xué)者必不可不讀之書(shū)。“讀十七史,不可不兼讀《通鑒》?!锻ㄨb》之取材,多有出正史之外者,又能考諸史之異同而裁正之。昔人所言,事增于前,文省于舊,惟《通鑒》可以當之。”
        清代曾國藩:“竊以先哲驚世之書(shū),莫善于司馬文正公之《資治通鑒》,其論古皆折衷至當,開(kāi)拓心胸。”
        近代學(xué)者梁?jiǎn)⒊u價(jià)《通鑒》時(shí)說(shuō):“司馬溫公《通鑒》,亦天地一大文也。其結構之宏偉,其取材之豐贍,使后世有欲著(zhù)通史者,勢不能不據以為藍本,而至今卒未有能愈之者焉。溫公亦偉人哉!”
        毛澤東自稱(chēng)曾十七次批注過(guò)《資治通鑒》,并評價(jià)說(shuō):“一十七遍。每讀都獲益匪淺。一部難得的好書(shū)噢......中國有兩部大書(shū),一曰《史記》,一曰《資治通鑒》,都是有才氣的人,在政治上不得志的境遇中編寫(xiě)的……《通鑒》里寫(xiě)戰爭,真是寫(xiě)得神采飛揚,傳神得很,充滿(mǎn)了辯證法。” 

    作品版本

    古藏

    宋本
    1.余姚官刻本:南宋高宗紹興三年(1133)由兩浙東路茶鹽司公使庫下紹興府余姚縣重刻本孝宗朝或稍后印本,南宋的建、鄂、蜀諸種版本,都是直接或間接地來(lái)自于這一版本。
    2. 清章鈺《胡刻通鑒正文校宋記述略》認定是南宋光宗以前的刻本,《藏園群書(shū)經(jīng)眼錄》認定是南宋初期的建本,即號為景祐本者。

    明刊本

    1.明代正德嘉靖年間興文署原版歸入南雍,歷朝多次修補。
    2. 明弘治元年至嘉靖三十八年刻并版本。
    3. 元刻明修補本:明天啟刻本,陳仁錫評閱,附刻劉恕《外紀》、胡三省《辨誤》、薛應旆《宋元通鑒》與《甲子會(huì )要》,陳仁錫序;陳仁錫評閱本,明天啟六年白口本,附薛應旆《宋元通鑒》,有墨印眉批朱筆圈點(diǎn)。

    清刻本

    1.胡克家本:清嘉慶二十一年(1816),胡克家仿刻興文署本;清仁宗嘉慶二十一年,胡克家原刻印本,清同治八年江蘇書(shū)局修補本。
    2. 清同治十年湖北崇文書(shū)局本。
    3. 清光緒十四年上海蜚英館石印本。該版本附畢沅《續資治通鑒》。

    民國刊本

    1. 民國元年:涵芬樓鉛印本。附《通鑒釋文》十二卷。
    2.百衲本:書(shū)題作《百衲本宋本資治通鑒》,民國八年商務(wù)印書(shū)館附設圖書(shū)館影印本。
    3. 上海國學(xué)整理社刊本。
    4. 影印宋刻本,《四部叢刊》初編,民國十八年商務(wù)印書(shū)館影印?!端膸靷湟?,民國二十五年鉛印。
    注:胡三省《資治通鑒音注》的注本最為人稱(chēng)道,現為最通行版本。

    流通

    • 中華書(shū)局二十卷本。此書(shū)初版于1956年,二版于2011年。包含了元人胡三省的注釋?zhuān)瑸榉斌w豎排排版。
    • 中華書(shū)局《中華國學(xué)文庫》系列本,包含胡三省注,為簡(jiǎn)體橫排排版,共12冊。
    · 
    翻譯本

    • (臺灣)黃錦鋐等譯《文白對照全譯資治通鑒》(新世界出版社出版,2008年,沒(méi)有古人的夾注)
    • 沈志華、張宏儒主編《資治通鑒文白對照》(中華書(shū)局出版,2009年)


    編者簡(jiǎn)介

        司馬光(1019-1086),北宋時(shí)期政治家、史學(xué)家、文學(xué)家。北宋陜州夏縣涑水鄉(今山西夏縣)人,出生于河南省光山縣,原字公實(shí),后改君實(shí),原號迂夫,后改迂叟,世稱(chēng)涑水先生。司馬光自幼嗜學(xué),尤喜《春秋左氏傳》。
    司馬光著(zhù)述頗多。除了《資治通鑒》,還有《通鑒舉要歷》八十卷、《稽古錄》二十卷、《本朝百官公卿表》六卷。此外,他在文學(xué)、經(jīng)學(xué)、哲學(xué)乃至醫學(xué)方面都進(jìn)行過(guò)鉆研和著(zhù)述,主要代表作有《翰林詩(shī)草》《注古文學(xué)經(jīng)》《易說(shuō)》《注太玄經(jīng)》《注揚子》《書(shū)儀》《游山行記》《續詩(shī)治》《醫問(wèn)》《涑水記聞》《類(lèi)篇》《司馬文正公集》等。在歷史上,司馬光曾被奉為儒家三圣之一(其余兩人是孔子和孟子)。 [5] 
     

中華地方志友情鏈接:淼眾科技

聯(lián)系我們?????? 提交建議??????網(wǎng)上商店

Copyright@2002-2016 www.qidian.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 云南劍嘉文化信息傳播有限公司

滇B2-20080046 滇網(wǎng)文[2015]0081-031 新出網(wǎng)證(滇)字010 滇ICP備08017520號-1

請所有作者發(fā)布作品時(shí)務(wù)必遵守國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盜版作品,一經(jīng)發(fā)現,即作刪除!客服電話(huà):0871-656508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