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修志心得 >

  • 大事記編寫(xiě)的六個(gè)問(wèn)題

     
       一、地方志設置大事記的歷史
      大事記歷史上多稱(chēng)“紀”、“紀年”,屬于編年體。春秋末期,孔子以魯國史事為中心編《春秋》,按年、月、日先后排序,記述上起魯隱公元年(前722年),下至魯哀公十四年(前481年),共242年史實(shí),初步創(chuàng )立了中國編年體史書(shū)的雛形,成為我國載籍中最早出現的一種體裁??梢哉f(shuō),用編年體寫(xiě)成的歷史,是從孔子開(kāi)始的。以后,一些編年體的史書(shū)雖有改進(jìn),但是記事比較簡(jiǎn)單,且多是斷代編年史。
      北宋大學(xué)者司馬光(1019-1086)嘔心瀝血,歷時(shí)19年,于元豐七年(1084年)撰成《資治通鑒》,成書(shū)至今已有926年。全書(shū)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(前403年)起,下迄五代最后一朝,即周世宗顯德六年(959年),下接北宋,貫通1362年的歷史,逐年編寫(xiě),一年不漏,蘊含15個(gè)朝代的興衰榮辱,總計294卷。該書(shū)是對中國編年體史書(shū)長(cháng)期發(fā)展的總結性成果,堪稱(chēng)包含年代最長(cháng)的具有重要資治價(jià)值的編年體通史,對后代至今編史修志產(chǎn)生深遠的影響。同創(chuàng )建紀傳體通史的司馬遷一起,并稱(chēng)“兩司馬”。毛澤東十分喜愛(ài)此書(shū),一生曾圈閱17遍。(陳東林、郭金榮:《毛澤東讀<資治通鑒>》,《人民日報》,1991年11月23日)
      地方志中正式設置大事記,始于南宋嘉定七年(1214年)高似孫編纂的《剡錄》,分10卷,卷一首列“縣紀年”,以時(shí)為經(jīng),以事為緯,記述全縣沿革、建置和歷史上大事,為后世所效仿,被當今方志界公認為在地方志中正式設置大事記之始。清代章學(xué)誠主張把方志列為八門(mén)(門(mén)類(lèi)),編年(大事記)列為志書(shū)之首。他寫(xiě)道:“首曰編年,存史法也。志者,史所取裁。史以紀事,非編年弗為綱也。”(《為畢秋帆制府撰石首縣志序》,載《章實(shí)齋方志論文集》,清河張樹(shù)棻纂輯,瑞安仿古印書(shū)局)
      辛亥革命后,1917年北京政府內政部、教育部通令全國修志,規定通志、縣志要有大事記。1929年,南京國民政府行政院頒發(fā)的《修志事例概要》分列22門(mén),規定:“各省志書(shū)……須特列大事記一門(mén)。”(趙庚奇編:《修志文獻選輯》,北京燕山出版社,1990年版)以后行政院又于1944年、1946年先后兩次頒發(fā)《地方志書(shū)纂修辦法》,都繼續規定:“各省、市、縣志應特列大事記一門(mén)”。因此,民國時(shí)期所編地方志比較普遍設置了大事記。當時(shí)一些名志,如黃炎培在1935年纂修的上?!洞ㄉ晨h志》、黎錦熙主纂的陜西《洛川縣志》都設有《大事年表》。(趙庚奇編:《修志文獻選輯》,北京燕山出版社,1990年版)
      20世紀80年代初,全國普遍開(kāi)展了新編地方志工作。對于地方志中要不要設置大事記,方志界曾出現不同意見(jiàn)。一種意見(jiàn)認為大事記屬于史體,地方志可以不設;另一種意見(jiàn)主張,地方志設大事記由來(lái)已久,應當設置,使其成為“一志之經(jīng)”。中國地方史志協(xié)會(huì )(今中國地方志協(xié)會(huì )前身)經(jīng)過(guò)研究,確定在新編地方志中設置大事記。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于1985年發(fā)布的《新編地方志工作暫行規定》和1998年發(fā)布的《關(guān)于地方志編纂工作的規定》,都要求在地方志中設大事記。因此,在全國首輪修志中,?。ㄗ灾螀^、直轄市)、市(地)、縣三級志書(shū)普遍設置大事記。
      在首輪修志基本結束、第二輪修志啟動(dòng)后,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于2008年9月16日印發(fā)的《地方志書(shū)質(zhì)量規定》再一次明確規定,地方志中要設置大事記?!侗本┲尽泛透鲄^(縣)志在第一輪修志中都設置了大事記,作為志書(shū)的重要組成部分。第二輪修志啟動(dòng)后,本市總結了首屆修志的經(jīng)驗教訓,并吸取廣大修志同仁的意見(jiàn),在堅持原有傳統的基礎上,規定《北京志》各分志可增設大事記,對原有體例又有所發(fā)展。
      二、地方志中設置大事記的必要性
     ?。ㄒ唬┚哂衅渌w裁難以替代的長(cháng)處
      長(cháng)期實(shí)踐表明,編年體大事記這種體裁具有存史容量大、客觀(guān)性強、形式穩定、便于查檢等長(cháng)處,具有強大的生命力。正因為如此,這種體裁創(chuàng )立后在中國史學(xué)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,產(chǎn)生了深遠的影響,直到今天仍被編史修志廣泛采用。地方志設置大事記,同獨立成書(shū)的歷史大事記不同,成為志書(shū)七種體裁(述、記、志、傳、圖、表、錄)的重要組成部分,發(fā)揮其他體裁不可替代的獨特作用,同時(shí)與另外六種體裁相互聯(lián)系,融為一體,使地方志的體裁更加完善。
     ?。ǘ浹a志書(shū)橫排結構的不足
      地方志資料性的本質(zhì)屬性,決定它采取的體例結構是以類(lèi)系事,類(lèi)為一志,先橫分門(mén)類(lèi),然后在類(lèi)下豎(縱)寫(xiě)史實(shí)。每一個(gè)門(mén)類(lèi)要逐層橫分,一般分到第三或第四個(gè)層次,反映在志書(shū)門(mén)類(lèi)上,就是篇、章、節、目。但是,他們各自獨立,各自為界。這種體例結構的優(yōu)點(diǎn)能最大限度地容納統合古今(始末)、橫及百科的自然與社會(huì )的歷史與現狀的系統、全面資料,這是地方志書(shū)的最大優(yōu)勢,也是其他著(zhù)述難以比擬、無(wú)法替代的。
      這個(gè)優(yōu)勢同時(shí)也伴隨著(zhù)它先天的缺陷,就是“偏于橫剖,而缺于縱貫,則因果之效不彰”(黃炎培),難以反映出各個(gè)門(mén)類(lèi)之間的相互的影響和關(guān)系。有了大事記,可以橫連各類(lèi),縱貫始末,使志書(shū)渾然一體,彌補橫分門(mén)類(lèi)之不足。
     ?。ㄈ┌l(fā)揮志書(shū)“提要”的作用
      全國首輪修志,?。ㄗ灾螀^、直轄市)、市(地)、縣三級綜合性志書(shū),一般卷帙浩繁,少則上百萬(wàn)字,省級綜合志書(shū)一般上千萬(wàn)字、數千萬(wàn)字(《北京志》總字數約7000萬(wàn)字)。一般讀者不一定需要從頭到尾仔細閱讀。大事記內容,雖然在志書(shū)正文中有詳細記述,但是分散在各個(gè)篇、章、節、目中,大事記將其中大事、要事提綱挈領(lǐng)地集中在發(fā)生的同一時(shí)間里,并貫穿于志書(shū)斷限的整個(gè)過(guò)程,起到全志“提要”、“大綱”的作用。編排于卷前(在“概述”之后),可幫助讀者未讀全志就可對一地一專(zhuān)業(yè)的歷史與現狀有個(gè)大致的了解,更好地發(fā)揮志書(shū)的作用。
      三、大事記的編纂體例——編年體,適當結合紀事本末體
      編年體以時(shí)(年、月、日)為經(jīng),以事實(shí)為緯,優(yōu)點(diǎn)是容易看出同時(shí)期各事件的聯(lián)系,先后時(shí)間順序脈絡(luò )清楚,歷史連貫性強。對于編年體的長(cháng)處,唐代史學(xué)批評家劉知幾在其劃時(shí)代史學(xué)著(zhù)作《史通》中評論道:“夫《春秋》(指編年體)者,系日、月而為次,列歲時(shí)以相續。中國外夷,同年共世,莫不備載。其事形于目前,理盡一言,語(yǔ)無(wú)重出,此其所以為長(cháng)也。”就是說(shuō),編年體敘述事件發(fā)生的次序分明,同一時(shí)期的事件可以同時(shí)看到,便于綜合考察當時(shí)社會(huì )各方面情況,所以說(shuō)有“理盡一言,語(yǔ)無(wú)重出”之效。缺點(diǎn)是,由于按照時(shí)序排列記述,致使有連續性的同一類(lèi)事件前后割裂,首尾不能聯(lián)貫,不能在一處集中地看到事件的前因后果、事件的全過(guò)程及整體面貌。對此,早在835年前,南宋楊萬(wàn)里就指出:“予每讀《通鑒》之書(shū),見(jiàn)事之肇于斯,則惜其事之不竟于斯。蓋事以年隔,年以事析,遭其初莫繹其終,攬其終莫志其初,如山之峨,如海之茫,蓋編年系日,其體然也。”(宋?楊萬(wàn)里:《通鑒記事本末敘》,載宋·袁樞:《通鑒紀事本末》,第1-2頁(yè),中華書(shū)局,1964年10月版)紀事本末體始于南宋袁樞(1131-1205)的《通鑒紀事本末》。該書(shū)內容全部依據司馬光《資治通鑒》,只是把司馬光以紀年為綱改為以紀事(件)為綱,把《資治通鑒》主要內容歸納為239個(gè)重要史事,分列題目,始于《三家分晉》,終于《世宗征淮南》,不僅每個(gè)事件始末明晰,而且全書(shū)首尾貫通,總括1362年的“治亂興衰之跡”,是一部紀事本末體通史。紀事本末體作為一種獨立的史書(shū)編纂體裁,是從此書(shū)開(kāi)始的,成為繼司馬遷的紀傳體通史、司馬光的編年體通史之后的又一種獨立體裁,在中國史學(xué)上同樣占有重要地位。
      紀事本末體是以歷史事件為綱的史書(shū)編纂體裁,它是將重要事件分列題目,獨立成編,首尾俱備,然后在編下再按年月日時(shí)序編寫(xiě)。優(yōu)點(diǎn)是事件始末情況連貫、集中、完整、首尾俱備,始末清楚。缺點(diǎn)是時(shí)間脈絡(luò )不夠清楚,同一時(shí)期各個(gè)事件的聯(lián)系難以照顧。
      從《北京志》和區(縣)志的實(shí)際情況出發(fā),采用編年體為主,適當結合紀事本末的體裁。這樣可取兩種體裁之長(cháng),避其所短,使時(shí)有順序,事有本末,相互補充,交相輝映。
      在編纂大事記時(shí),總的按照事件發(fā)生的絕對時(shí)間,逐年逐月逐日順序記述。對于有連續性、但前后間隔時(shí)間較短的重大事件,可采取適當集中記述始末的方法。
      對于有連續性、間隔時(shí)間較長(cháng)、非短期所能完結的事件,不宜都在一處集中記述,可依實(shí)際情況,分若干階段(發(fā)端、發(fā)展、轉折、結束等具有標志性的階段),分段集中記述。
      四、大事記的斷限與地域范圍
      斷限:《北京志》和各區(縣)志大事記的斷限要同各相應志書(shū)的斷限一致。續修志書(shū)的上限一般要與第一輪所修志書(shū)的下限時(shí)間銜接。新修志書(shū)從事業(yè)發(fā)端、建置之始寫(xiě)起。不論續修新修志書(shū),下限時(shí)限都斷至2010年12月31日。除特殊情況外,一般不應隨意突破上限與下限時(shí)間。
      范圍:嚴守地界,為古今修志通例。凡在志書(shū)下限時(shí)間內存在于現行行政區劃內的事物,不論隸屬關(guān)系、規模大小及所有制的不同,都應記述,不要越界,也不棄界。
      《北京志》各分志要遵循專(zhuān)業(yè)貴專(zhuān)的原則,記述本專(zhuān)業(yè)內容。有些具有全程全網(wǎng)性質(zhì)的行業(yè)(如鐵路、民航、公路、電信、郵政……)以及本地區在外地的企事業(yè),要依其特定專(zhuān)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、管轄范圍的實(shí)際情況記述,不受行政區劃限制,但只點(diǎn)到為止,不作鋪陳。
      五、大事記的選收標準與內容
     ?。ㄒ唬┐笫掠浀倪x收標準——大事,要事,新事,特事
      選準大事,是編好大事記的關(guān)鍵。但是,何為大事?時(shí)代不同,理解不同,因而選取的標準、角度也不同。但是,前人提出的一些觀(guān)點(diǎn)見(jiàn)解,對我們當今編纂地方志大事記,還是有參考價(jià)值的。如司馬光在編纂《資治通鑒》時(shí),選取大事記的標準及主旨是:“專(zhuān)取關(guān)國家盛衰,系民生休戚,善可為法,惡可為戒者”(《資治通鑒選》,王仲犖等選注,第397頁(yè),中華書(shū)局,1979年版),以達到“鑒前世之興衰,考當今之得失,嘉善矜惡,取是捨非,足以懋古之盛德,躋無(wú)前之至治。”以上說(shuō)明,司馬光把國家的盛衰、政治的得失、統治人物的政策和行為的善惡、民生的憂(yōu)傷與歡樂(lè )等政治大事,作為選取大事之標準。
      徐無(wú)黨注歐陽(yáng)修的《新五代史》(原名《五代史記》),在《梁太祖本紀》下,闡述他選取大事記的標準,有五書(shū),即:“大事則書(shū),變古則書(shū),非常則書(shū),意有所示則書(shū),后有所因則書(shū)。非此五者,則否。”(宋?歐陽(yáng)修撰,徐無(wú)黨注《新五代史》第13頁(yè),中華書(shū)局,1986年版)前三書(shū)指重大事件;后二書(shū)指具有顯示某種特殊意義的和被后人所沿襲效法的事件要求,具有重大事件代替不了的作用。
      無(wú)論是綜合性還是專(zhuān)業(yè)性的志書(shū),對大事記的標準都難于做出一個(gè)統一的絕對的規定。大事是相對的,是以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、條件為轉移和變化的。在此地是大事,在彼地就不一定是大事。同樣,對于大事記用以事系人的方式記述的人物,也難于有一個(gè)統一的絕對的規定。筆者認為,要掌握兩條:第一,要有格(杠杠)。沒(méi)有一個(gè)杠杠,容易濫收失控,造成厚此薄彼,引發(fā)爭議;第二,不拘一格。對于有些不夠杠杠但做出重要貢獻的人物,也應收錄。
      根據《北京志》和各區(縣)志的情況,筆者粗略地歸納6條大事記原則標準和注意的問(wèn)題,作為參考:
      1.涉及地域范圍廣、影響巨大、意義深遠;
      2.具有首創(chuàng )性、變革性、非常性、借鑒性;
      3.選材角度:從地區整體高度著(zhù)眼,選取事關(guān)全局的事件,避免寫(xiě)成部門(mén)大事記;只收外視信息,不收內視信息;
      4.點(diǎn)面結合:既要突出重點(diǎn),忌事無(wú)大小,逢事必記,使一般的事沖淡、淹沒(méi)了大事;又要取材廣泛,覆蓋全面,不缺要項;
      5.通典不錄:中共中央或國務(wù)院專(zhuān)為本地區、本項事業(yè)(行業(yè))頒發(fā)的具有指導意義的文獻應記;全國統一頒行的法律、法規、規章和方針、政策,一般不記,只記本地、本專(zhuān)業(yè)執行結果或優(yōu)于、先于、多于其他地區或專(zhuān)業(yè)的內容;
      6.常事不記:一般性、例行性、事務(wù)性的不記。著(zhù)名史學(xué)家呂思勉在其《史學(xué)四種》中寫(xiě)道:“常事不書(shū),為史家之公例。蓋常事而亦書(shū)之,則有書(shū)不勝書(shū)者矣。”
     ?。ǘ┐笫掠涍x收的具體內容
      下面粗略列舉30項作為參考:
      1.重大的自然災害;
      2.行政區劃建置的重大調整;
      3.重大政治歷史事件;
      4.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專(zhuān)門(mén)對本地區、本專(zhuān)業(yè)作出的批示、指示、決定及實(shí)施;
      5.黨和國家主要領(lǐng)導人參加的重大活動(dòng)(以新華通迅社、人民日報或其網(wǎng)站等權威媒體公開(kāi)報道者為準,未公開(kāi)者不記);
      6.本地區黨、政、軍領(lǐng)導人職務(wù)等方面的變動(dòng)(任、免、辭、撤及逝世);
      7.重大工程項目的興建;
      8.政治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方面的重大體制改革;
      9.重要行政管理機構的組建與裁撤;
      10.重要的地方法規、規章和政策、決定的頒布與實(shí)施;
      11.國家在本地區舉辦的重大盛典;
      12.本地區召開(kāi)的重要會(huì )議;
      13.重要的外事活動(dòng);
      14.本地區主辦的地區性(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之間,北京同港、澳、臺兩岸四地之間)重要會(huì )議;
      15.本地區主辦的國際性重要會(huì )議;
      16.本地區具有開(kāi)創(chuàng )性的新事物,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成果;
      17.具有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的高新技術(shù)成果的發(fā)明、創(chuàng )造與應用;
      18.獲得國家授予的獎項;
      19.做出突出貢獻的團隊領(lǐng)軍人物(總指揮,首席科學(xué)家,總規劃、總設計、總工程師……)以及英雄模范、先進(jìn)工作者中具有標志性的代表人物,只限于記其與該項事件有關(guān)的最主要事跡;
      20.重要文物古跡的發(fā)掘、保護與破壞;
      21.參與重大盛典的志愿者隊伍及主要活動(dòng);
      22.對本地區黨政領(lǐng)導機關(guān)具有“資治”價(jià)值的重大事件活動(dòng);
      23.具有重要存史價(jià)值的事件(事物);
      24.對當代后世具有重要效法、教化價(jià)值的事件(事物);
      25.對當代后世具有鑒戒價(jià)值的重大事件(案件)(如受到審判機關(guān)終審判決的具有代表性的貪腐案件及主要代表人物);
      26.造成重大傷亡的安全事故;
      27.應邀來(lái)本地區參訪(fǎng)的港、澳特別行政區行政長(cháng)官,臺灣地區主要政黨的領(lǐng)導人;
      28.應邀來(lái)本地區參訪(fǎng)的外國元首、政府首腦等;
      29.重大的涉外事件;
      30.具體轉折性、標志性年度的國民經(jīng)濟和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綜合統計數據(不要逐年記述)。
      六、大事記的記述原則與方法
      1.地方志必須存真求實(shí)、客觀(guān)記述。真實(shí)性、準確性是志書(shū)的生命,志書(shū)不真實(shí)、不準確,不僅毫無(wú)用處,而且誤導當代,貽害后世。既要選取最主要、最典型的反映主流、整體的事物,著(zhù)重反映;也不回避事物發(fā)展中的曲折、工作中的問(wèn)題。
      2.堅持述而不論。用事實(shí),用數據,開(kāi)門(mén)見(jiàn)山,直陳其事,在資料的敘述過(guò)程中體現觀(guān)點(diǎn),不要出頭露面專(zhuān)門(mén)議論,擺脫宣傳色彩。志書(shū)記人記事,記這些人,不記那些人;記這件事,不記那件事;這樣記,不那樣記,實(shí)際上都體現、隱含了編纂者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、傾向。有時(shí)候,把事實(shí)(包括數字)講清楚了,讀者就會(huì )自然而然地得出應有的結論。有些事件,不稍加評論,不能說(shuō)明問(wèn)題實(shí)質(zhì)和真相,可能產(chǎn)生歧義,甚至是非不明??捎藐P(guān)鍵詞作畫(huà)龍點(diǎn)睛之筆,一語(yǔ)道破,一針見(jiàn)血,擊中要害,但是要點(diǎn)到為止,忌著(zhù)墨過(guò)多。
      3.行文要樸實(shí)、嚴謹、簡(jiǎn)明、通暢,言簡(jiǎn)意賅,杜絕大話(huà)、空話(huà)、套話(huà),忌冗雜繁細。
      4.記述時(shí)應用規范的現代語(yǔ)體文,記述體,不描寫(xiě),不抒情,避免個(gè)人感情色彩。
      5.大事記系人,要嚴格控制,不能事事系人;可以是一個(gè)人,也可以是一個(gè)團隊(只記領(lǐng)軍人物,不記所有成員);可以是健在者,也可以是已故者;可以是中國籍(含港、澳、臺、僑同胞),也可以是外籍人士。
      6.人物首次出現,寫(xiě)清職務(wù)、身份,再次出現時(shí)直書(shū)其名,不加“同志”、“先生”等稱(chēng)謂。涉及港、澳、臺、僑及外籍人士另議。
      7.精心選好典型,用典型說(shuō)話(huà)。典型同面上情況結合,可相互補充,交相輝映,達到見(jiàn)微知著(zhù)、反映一般的效果。
      8.大事記為條目體,按年月日順序記述。就是首先標明年份,年之下記月份,月份之下記日期,日期之下寫(xiě)史實(shí)。有月份而具體日期不明者,記于月之下,稱(chēng)“是月”;月份不明者,記于年之下,稱(chēng)“是年”。
      9.大事記一條只記一件事,不記多事。同一天發(fā)生兩件或多件大事,一般依事件重要程度分兩條或多條記述,不要多條事件的綜合情況。依次第一條開(kāi)頭寫(xiě)清日期,接著(zhù)記事;第二件大事另起一行,開(kāi)頭加三角形“Δ”,表示與第一條同一天,接著(zhù)記事,余類(lèi)推。
      10.采取集中記述或分階段集中記述始末的事條,一般放在事件開(kāi)始之日寫(xiě)起,中間記發(fā)展演變與轉折,最后記結果。
      11.大事記記述一般要具備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、人物(機構)、過(guò)程、結果等“五要素”。實(shí)際上并不是每一件事都同時(shí)具備這五要素,要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。只記某年某月某日發(fā)生的事,年月日三者都不清楚的不記。
      12.只記可靠的準確的事。道聽(tīng)途說(shuō)、未經(jīng)核實(shí)的事不記。
      13.機構、會(huì )議、文件首次出現時(shí)用全稱(chēng)(在括弧內注明規范簡(jiǎn)稱(chēng)),再記時(shí)用簡(jiǎn)稱(chēng)。法律、法規、規章注明公布和實(shí)施時(shí)間,便于讀者查閱。
      14.大事記不收錄表(統計表、一覽表)、圖、像資料。
      15.大事記初稿對重要事件注明資料出處,便于審稿時(shí)考核。定稿、出版時(shí),將主要參考文獻目錄列于書(shū)后。
     (轉載:黑龍江史志網(wǎng))

中華地方志友情鏈接:淼眾科技

聯(lián)系我們?????? 提交建議??????網(wǎng)上商店

Copyright@2002-2016 www.qidian.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 云南劍嘉文化信息傳播有限公司

滇B2-20080046 滇網(wǎng)文[2015]0081-031 新出網(wǎng)證(滇)字010 滇ICP備08017520號-1

請所有作者發(fā)布作品時(shí)務(wù)必遵守國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盜版作品,一經(jīng)發(fā)現,即作刪除!客服電話(huà):0871-656508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