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文物古跡 >

  • 馬踏飛燕 

    所屬類(lèi)別 :
    文物考古
    馬踏飛燕 即 馬超龍雀。

    馬超龍雀,別稱(chēng)馬踏飛燕、銅奔馬、馬襲烏鴉、鷹掠馬、馬踏飛隼、凌云奔馬等,為東漢青銅器,1969年10月出土于甘肅省武威市雷臺漢墓,現藏于甘肅省博物館。

    馬超龍雀身高34.5厘米,身長(cháng)45厘米,寬13厘米,重7.15千克。形象矯健俊美,別具風(fēng)姿。馬昂首嘶鳴,軀干壯實(shí)而四肢修長(cháng),腿蹄輕捷,三足騰空、飛馳向前,一足踏飛燕。

    馬超龍雀在1983年10月被國家旅游局確定為中國旅游標志,1986年被定為國寶級文物,2002年1月被列入《首批禁止出國(境) 展覽文物目錄》。
     

    基本信息

    • 中文名

      馬踏飛燕

    • 出土時(shí)間

      1969年10月

    • 出土地點(diǎn)

      甘肅省武威市雷臺漢墓

    • 尺寸

      高34.5cm,長(cháng)45cm,寬13cm

    • 重量

      7.15kg

     
    • 館藏點(diǎn)

      甘肅省博物館

    • 制成時(shí)間

      東漢

    • 特點(diǎn)

      馬后蹄踩在飛燕上,狀若騰飛

    • 又名

      馬超龍雀、銅奔馬、馬踏飛隼 等

     
    目錄
    1文物特征
    2流傳歷史
    3出土環(huán)境
    4創(chuàng )作技巧
    5文物鑒賞
    6文化寓意
    7文物價(jià)值
    8重要展示
    9社會(huì )評價(jià)
    10作品爭議
     

    文物特征

    馬踏飛燕馬超龍雀身高34.5厘米,身長(cháng)45厘米,寬13厘米,重7.15千克。馬昂首嘶鳴,軀干壯實(shí)而四肢修長(cháng),腿蹄輕捷,三足騰空、飛馳向前,一足踏飛燕。一匹軀體龐大的馬踏在一只正疾馳的龍雀背上,小龍雀吃驚地回過(guò)頭來(lái)觀(guān)望,表現了駿馬凌空飛騰、奔跑疾速的雄姿。

    銅奔馬微微地偏向一側的頭高昂著(zhù),前面頭頂的鬃毛和后面的馬尾一致向后方飄飛,渾圓的軀體呈流線(xiàn)型,四肢動(dòng)感強烈,三蹄騰空,右后蹄踏一展翅奮飛、回首驚視的“風(fēng)神鳥(niǎo)”龍雀。 


    流傳歷史

    1969年,正是備戰備荒的年代。9月初,武威縣新鮮人民公社新鮮大隊第十三生產(chǎn)隊的村民正在挖防空洞。9月10日,揮舞著(zhù)镢頭的村民,挖到了堅硬的石頭,村民將浮土層刨開(kāi)后,發(fā)現是一塊磚頭。隨即發(fā)現了磚頭砌的墻體。于是村民們將磚拆開(kāi),發(fā)現是一個(gè)墓室。

    大隊的干部知道了這個(gè)消息后。他們帶著(zhù)馬燈、武器由地道進(jìn)入墓室,進(jìn)行查看。這時(shí)發(fā)現,這是一個(gè)古代的墓葬。一些墓室中,放著(zhù)銅馬銅車(chē),這些銅車(chē)馬并不是很高。很快,墓葬中的各種殉葬品被送到了大隊部。當時(shí),發(fā)現墓內有銅車(chē)馬和其它文物就讓生產(chǎn)隊會(huì )計負責,用麻袋將這批文物搬運到生產(chǎn)隊的庫房保管,隊干部們還列出了一個(gè)入庫文物清單。

    盡管如此,村民還是采取了封鎖消息的做法。盡管強調保密,但消息還是傳到了公社里。新鮮公社書(shū)記對此非常重視,他以視察防空洞為由,來(lái)到生產(chǎn)隊。提出了一個(gè)明確說(shuō)法,出土的古文物,不能變賣(mài),更不能毀壞,要給上級政府反映。至此,這個(gè)消息才被上報。

    雷臺漢墓出土銅車(chē)馬武士?jì)x仗俑和一件罕見(jiàn)的銅奔馬,在甘肅省以往的考古發(fā)掘中,實(shí)屬少見(jiàn),說(shuō)明這是一座非常重要的墓葬。后來(lái),武威的文物工作者黨壽山先生親自用架子車(chē),將文物搬運到武威文廟大殿保管起來(lái)。到11月和12月間,雷臺漢墓中出土的文物先后兩次被調到了省上。不過(guò)此時(shí)人們并沒(méi)有真正認識到銅奔馬的價(jià)值。

    真正認識銅奔馬價(jià)值的是郭沫若,他是銅奔馬的伯樂(lè )。當郭沫若第一眼看到銅奔馬時(shí),就對銅奔馬的造型贊嘆不已,認為它既有風(fēng)馳電掣之勢,又符合力學(xué)平衡原理,無(wú)疑是一件稀世珍寶。據親歷者說(shuō),當時(shí),讓郭老大加贊賞的兩件國寶是唐代金銀棺和東漢銅奔馬,并且說(shuō)“這兩件拿到北京可以引起轟動(dòng)。你們好好宣傳,我回去也給你們宣傳宣傳。”后來(lái),銅奔馬在北京的展覽上才一鳴驚人。

    現藏于甘肅省博物館。

    出土環(huán)境

    雷臺位于甘肅武威城區北關(guān)中路,占地面積12.4萬(wàn)平方米,距今已經(jīng)有1700多年的歷史。據史料記載,雷臺為前涼(301年~375年)國王張茂所筑靈鈞臺?!顿Y冶通鑒》中記載:為東晉元帝大興四年(公元321年)始筑“周輪八十余堵,基高九仞”?,F雷臺保存基本完好,長(cháng)106米、寬60米、高8.5米。臺上有明清時(shí)期的古建筑群雷祖殿、三星斗姆殿等十座,其建筑雄偉、規模宏大。

    1969年在雷臺下發(fā)現一處東漢晚期(186年~219年)的大型磚石墓葬,墓道長(cháng)19.34米,墓室分前、中、后三室及左右耳室各三處,出土有金、銀、銅、鐵、玉、骨、石、陶器等文物231件,在出土文物中最突出的是鑄造精致的99件銅車(chē)馬儀仗俑,藝術(shù)價(jià)值最高的是一匹銅奔馬。 

    創(chuàng )作技巧
    馬超龍雀在創(chuàng )作上運用了高度寫(xiě)實(shí)的手法。中國在先秦時(shí)代,雕塑尤其是純粹的塑作品不是藝術(shù)的大宗。青銅器雕塑主要以擬形器或局部裝飾存在。在造型方法上,與青銅器紋飾樣也是裝飾性強,寫(xiě)實(shí)性差。在這一點(diǎn)上與古希臘、羅馬雕塑造型方法是截然不同的。但到了秦漢時(shí)代,塑不僅多起來(lái),而而且在藝術(shù)手法上走向了寫(xiě)實(shí)的高峰,不僅體量巨大,而且深入細微,如秦陵出土的兵馬俑以及銅車(chē)馬就是這樣的。漢代塑雖然不如秦代的高大與細致,但仍然保持了相當的寫(xiě)實(shí)性,相比秦代雕塑的靜穆,更多了些運動(dòng)感。馬超龍雀也是如此,比例勻稱(chēng),造型精準,雖然沒(méi)有過(guò)多細節的刻畫(huà),卻概括性地傳達出其基本形體與動(dòng)勢。

    文物鑒賞
    馬踏飛燕關(guān)于此馬的名稱(chēng),歷來(lái)眾多專(zhuān)家從不同角度為之命名,最后將其定名為馬超龍雀,這也是被認可的名稱(chēng),除此以外還有馬踏龍雀、飛燕騮、紫燕騮、天馬、馬神天駟、馬踏飛燕等說(shuō)法。對于一件藝術(shù)品的命名有這么多的說(shuō)法,這在藝術(shù)史中絕無(wú)僅有,可見(jiàn)其在藝術(shù)史上的巨大影響力。這些不同說(shuō)法的分歧點(diǎn)在于馬足所踏之鳥(niǎo)的種類(lèi)。此外還有一種折中的說(shuō)法——銅奔馬,這種定名很平實(shí),不會(huì )有任何失誤,但也避開(kāi)了對于鳥(niǎo)形底座本身屬性的認定。通過(guò)以上的分析可以肯定的是,在馬足下加鳥(niǎo)形底座的做法是此雕塑的一種創(chuàng )新。

    了馬超龍雀在動(dòng)態(tài)飛揚下站立的實(shí)際問(wèn)題。在壁畫(huà)、畫(huà)像石等同類(lèi)馬匹造型中并沒(méi)有看到類(lèi)似的做法。因為壁畫(huà)、畫(huà)像石是在二維或近于二維上實(shí)現,沒(méi)必要節外生枝。而在雕塑中則是出于現實(shí)需要,馬超龍雀是一件在三維空間中展開(kāi)的有體積和重量的物件,而且動(dòng)感強烈,呈三足騰空之勢,如果與壁畫(huà)采用同樣的方法,則不可能使奔馬保持平衡。因此在其足下加上鳥(niǎo)形底座以固定,解決了這一現實(shí)問(wèn)題。它顯然是經(jīng)過(guò)精心設計的,既合平力學(xué)原理,又使奔馬的輕盈和物體的穩定雙雙得到完美的解決,這正是它的高超之處。具體而言,鳥(niǎo)形底座平,與地面接觸面積大,鳥(niǎo)的頭、雙翅、尾呈現伸展狀,增大了穩定性,這道理正如三角支架。所有這些,使馬的重心通過(guò)足踏于飛燕背上而能保持平穩,構思之精巧無(wú)出其右。

    其次,馬超龍雀用鳥(niǎo)形底座,在藝術(shù)上也是一種創(chuàng )造。制作者在固定奔馬的同時(shí),將底座的實(shí)用功能與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造結合起來(lái),這一大膽而又巧妙的做法,增增添了作品的藝術(shù)效果。實(shí)際上,借助部件來(lái)實(shí)現實(shí)用與審美目的的做法在漢代是常見(jiàn)的,比如著(zhù)名的長(cháng)信官燈就是將雕塑與燈結合,以宮女的袖管作為排煙道的方法也是如此。塑造一匹馬的逼真形象這并不太難,然而要將一件靜止的物件表現出動(dòng)感,特別是要表現匹日行千里的良馬風(fēng)馳電掣的神速,這就不那么容易了。但制作者卻匠心獨運,運用現實(shí)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藝術(shù)手法,把奔馬和飛鳥(niǎo)絕妙地結合在一起,大膽地讓馬的右后蹄踏在一只凌空飛翔的鳥(niǎo)身上。這樣就襯托出馬的迅疾,使一匹靜止的銅馬活靈活現地呈現在人們面前。馬超龍雀身軀粗壯圓渾,但其動(dòng)作輕盈,用一足將全身重量都放在了一只小小的飛鳥(niǎo)身上,這顯然是經(jīng)過(guò)了周密的計算。小鳥(niǎo)似乎正吃驚地回首而望,驚愕于同奔馬的不期而遇。簡(jiǎn)直就是“揚鞭只共鳥(niǎo)爭飛”的真實(shí)再現。

    馬超龍雀是東漢青銅藝術(shù)的精品之作。馬超龍雀的造型方式,實(shí)際上沿用了通行于當時(shí)的奔馬的形象,并且創(chuàng )造性地加上了飛鳥(niǎo),既起到了實(shí)際中的固定作用,又增加了馬飛奔的氣勢。但它不同于近現代個(gè)體藝術(shù)家的創(chuàng )作,而是一種程式化的創(chuàng )作模式,在形態(tài)上沿用了當時(shí)通行的奔馬的造型,并且在馬足下加上鳥(niǎo)形物以支撐穩定,這是一種創(chuàng )造。整體上看,馬超龍雀是漢代人勇武豪邁的氣概、昂揚向上的精神面貌的表現,反映了漢王朝的強大與富底。 

    文化寓意
    馬超龍雀是在漢代社會(huì )尚馬習俗的影響下產(chǎn)生的具有重要價(jià)值的青銅工藝品。馬是漢代社會(huì )的重要交通工具、軍事裝備和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畜力。漢朝政府給馬立“口籍”,武帝作《天馬歌》,馬在各種場(chǎng)合被神化和奉頌。漢代社會(huì )盛行車(chē)馬冥器隨葬,視馬為財富的象征。漢代的“車(chē)馬出行儀仗隊”和“出行圖”在墓葬壁畫(huà)和畫(huà)像石、畫(huà)像磚上是常見(jiàn)題材。銅奔馬別具一格,與其他車(chē)馬相互襯托,體現了墓葬隨葬冥器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統一。漢代開(kāi)拓疆域,通西域,設河西四郡,馬發(fā)揮了獨特的作用。根據河西漢簡(jiǎn)的記載:馬被廣泛地用于交通驛站、長(cháng)城防御、軍事行動(dòng)、民族和親等方面。史料記載,漢武帝曾三次派人到西域求烏孫馬,馬在漢代可謂戰功赫赫,功績(jì)卓著(zhù)。

    文物價(jià)值

    1996年,“銅奔馬”被國家文物局組織的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(huì )專(zhuān)家組鑒定確認為一級甲等(國寶)文物,2002年被列入國家文物局《首批禁止出國(境)展覽文物目錄》。

    重要展覽

    1973年,馬超龍雀參加了古代歷史文物出國展,在英國和法國展出。 

    2014年02月17日,由國家文物局主辦、中國文物報社承辦的“奔馬迎春——中國馬文物”圖片展在河南博物院舉行,馬超龍雀在列。 

    社會(huì )評價(jià)

    原上海市新聞學(xu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張林嵐《一張文集·卷六》:“飛馬超越龍雀的藝術(shù)意境和雕塑表現的濃郁民族風(fēng)格,富有浪漫主義色彩。此馬出土,‘一洗天下凡馬空’,先秦以來(lái)的馬俑為之黯然失色,畫(huà)家為之擱筆。” 

    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胡楊《傳世國寶全檔案》:“這件鑄造于兩千年前的青銅駿馬,造型生動(dòng),比例準確,四肢所呈現出的動(dòng)勢完全符合馬的動(dòng)作習性,令中外許多考古學(xué)家與藝術(shù)家嘆為觀(guān)止。” 

    作品爭議

    奔“馬”的爭議

    銅奔馬是什么馬,該叫什么名,本來(lái)并無(wú)多大爭議,但它成了中國旅游標志后,異議也隨之多了起來(lái)。

    中國旅游標志的文物原型到底是什么馬,主要有四種說(shuō)法。一說(shuō)是“天馬”。中國考古中發(fā)現的早期馬造型一般都是蒙古馬形象:頭大,頸粗,軀長(cháng),四肢短壯,但騎行速度相對不快。雷臺漢墓出土的銅奔馬則不同,它體型高大,騰空飛馳,與漢武帝時(shí)從西北引進(jìn)的“天馬”很像。二說(shuō)是“神馬”。神馬又叫“天駟”,騎行神速。唐代詩(shī)人杜甫《魏將軍歌》稱(chēng):“星纏寶校金盤(pán)陀,夜騎天駟超天河。”“天駟”本指天上二十八星宿之東方蒼龍七宿中的第四位星,名“房”,亦稱(chēng)“馬祖神”。三說(shuō)“紫燕騮”。騮指黑鬣、黑尾巴的紫紅色駿馬,騎行速度快,如飛燕般。漢文帝有稱(chēng)為“九逸”的良馬九匹,其中有一匹便是“紫燕騮”。銅奔馬蹄踏飛燕的造型,很容易讓人聯(lián)想到紫燕騮。還有一說(shuō)是“特勒驃”。特勒驃本是唐太宗所擁有的“六駿”之一,它與銅奔馬扯上關(guān)系是因為其奔跑的姿勢:一側前后腿同時(shí)凌空騰踔,這叫“對側步”;而常見(jiàn)的都是兩側前后腳同時(shí)抬起,稱(chēng)為“對角步”。能跑“對側步”的馬是特種良馬,非常稀少,中國青藏高原的浩門(mén)、囊謙產(chǎn)這種馬。

    踏“鳥(niǎo)”的爭議

    銅奔馬爭議最多的,是所踏的那只“鳥(niǎo)”到底是什么鳥(niǎo)?第一種說(shuō)法,無(wú)疑是郭沫若所稱(chēng)的燕子。但不少學(xué)者認為,這只“鳥(niǎo)”不是燕子,尾部沒(méi)有分叉。

    有的學(xué)者提出了第二種觀(guān)點(diǎn),稱(chēng)是“龍雀”,是“天馬蹄踏龍雀”。東漢張衡《東京賦》中有“龍雀蟠蜿,天馬半漢”之語(yǔ)。龍雀乃秦漢神話(huà)傳說(shuō)的風(fēng)神“飛廉”,能把風(fēng)神踏在蹄下,可見(jiàn)此馬速度之快,于是認為銅奔馬應該叫“馬踏龍雀”或“馬超龍雀”。但“龍雀說(shuō)”也有人反對,認為那只鳥(niǎo)是一種叫“燕隼”的飛禽。其理由是,龍雀既然為風(fēng)神,豈能是奔馬所踐踏之物?再者,傳說(shuō)中的龍雀是鳳凰家族的成員,鳥(niǎo)身鹿頭,與馬腳下的“鳥(niǎo)”明顯不同。

    第三種觀(guān)點(diǎn)稱(chēng)是燕隼。燕隼俗稱(chēng)“青條子”,還有“土鶻”、“兒隼”、“螞蚱鷹”等叫法,其體型大小如鴿,形似雨燕,飛行迅速,常在空中捕食昆蟲(chóng)和家燕、云雀這類(lèi)小飛鳥(niǎo),所以“馬踏飛燕”應改叫“馬踏飛隼”才對。

    第四種說(shuō)法是“烏鴉”。“燕隼說(shuō)”無(wú)法從民俗學(xué)上找到邏輯關(guān)系和理由,有學(xué)者又提出“烏鴉說(shuō)”。此說(shuō)系從浙江龍游石窟中的“天馬行空”圖中找到的靈感:“天馬”前蹄正好在“烏”背上方,好像在追趕著(zhù)烏鴉。而雷臺出土的銅奔馬蹄正好踏在烏鴉背上,表示已經(jīng)超越或逮住了烏鴉,遂又多了一個(gè)“天馬逮烏”的叫法。

    所屬朝代及主人的爭議

    甘肅省博物館在考古報告中認為,此墓年代是東漢晚期,在“東漢靈帝中平三年至獻帝期間(186年~219年)”,故稱(chēng)“雷臺漢墓”,其依據是所出土的“五銖”錢(qián)和文物上“守左騎千人張掖長(cháng)張君”等銘文,遂斷定銅奔馬是東漢文物。但有不少學(xué)者并不同意考古報告的結論,雷臺古墓斷代目前已出現東漢、漢魏、西晉、晉末前涼、前涼等五種說(shuō)法,其中,西晉墓一說(shuō)影響最大。

    至于銅奔馬的主人,考古報告認為是“張某將軍”,有學(xué)者認為應該是曾任武威郡左騎千人官的東漢人“張君”。另外,還有“張江”、“張繡”、“張軌”、“張駿”等說(shuō)法。[5]?

    統一名稱(chēng)

    在2018年6月5日省政府新聞辦舉行的2018年“文化和自然遺產(chǎn)日”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上,甘肅省文物局局長(cháng)馬玉萍答復媒體關(guān)于“近期社會(huì )各方對中國旅游標志圖形‘銅奔馬’的名稱(chēng)有不少爭議”的問(wèn)題時(shí)明確表示:“文物部門(mén)及有關(guān)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家一直堅持使用‘銅奔馬’這一名稱(chēng),我們認為是科學(xué)、準確和規范的,因此我們提倡統一使用‘銅奔馬’名稱(chēng)。”

    作為我國古代青銅藝術(shù)珍品,“銅奔馬”備受關(guān)注,我們也注意到一些文章和宣傳報道中,有‘馬踏飛燕’‘馬超龍雀’‘馬踏飛隼’‘飛馬奔雀’‘飛燕騮’‘馬神——天駟’等說(shuō)法,并引發(fā)了諸多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的討論,直到前段時(shí)間,還有文章對有關(guān)名稱(chēng)進(jìn)行討論。

    馬玉萍說(shuō), “我們認為,引發(fā)大家對‘銅奔馬’名稱(chēng)熱議的主要原因一是研究工作比較欠缺,由于‘銅奔馬’并非科學(xué)的考古發(fā)掘,而且出土年代比較特殊,又加之當時(shí)文物保護等各項基礎工作和研究能力比較薄弱,導致很多關(guān)于‘銅奔馬’的珍貴歷史信息流失;二是‘銅奔馬’本身非常的精美和神奇,人們渴望獲取更多關(guān)于‘銅奔馬’的信息,于是便引發(fā)了各種討論。文物部門(mén)及有關(guān)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家一直堅持使用‘銅奔馬’這一名稱(chēng),我們認為是科學(xué)、準確和規范的。根據國家對于銅器類(lèi)文物定名的統一標準,有銘文的以銘文為主,無(wú)銘文的以其制作特點(diǎn)、出土地點(diǎn),或以紋飾為主,將這件文物命名為‘銅奔馬’,既涵蓋了器物的質(zhì)地、形制,又同時(shí)突出了其風(fēng)馳電掣般飛奔的形態(tài)特征,是符合國家關(guān)于歷史文物定名標準的。


中華地方志友情鏈接:淼眾科技

聯(lián)系我們?????? 提交建議??????網(wǎng)上商店

Copyright@2002-2016 www.qidian.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 云南劍嘉文化信息傳播有限公司

滇B2-20080046 滇網(wǎng)文[2015]0081-031 新出網(wǎng)證(滇)字010 滇ICP備08017520號-1

請所有作者發(fā)布作品時(shí)務(wù)必遵守國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盜版作品,一經(jīng)發(fā)現,即作刪除!客服電話(huà):0871-656508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