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 > 歷史人物 >

  •  
     
    沈約

      沈約(441年~513年),字休文,吳興郡武康縣(今浙江省德清縣)人。是南朝梁開(kāi)國功臣,政治家、文學(xué)家、史學(xué)家,劉宋建威將軍沈林子之孫、劉宋淮南太守沈璞之子。
    出身吳興沈氏。少時(shí)孤貧,篤志好學(xué)。南朝宋時(shí)期,起家奉朝請,遷郢州外兵參軍。南齊建立后,任征虜記室、太子家令、著(zhù)作郎、國子祭酒。梁武帝蕭衍即位,授尚書(shū)仆射,冊封建昌縣侯,歷任左仆射、中書(shū)令、尚書(shū)令、左光祿大夫、侍中、太子少傅。天監十二年(513年),去世,享年七十三歲,謚號為隱。
    作為南朝文壇領(lǐng)袖,沈約學(xué)問(wèn)淵博,精通音律,與周颙等創(chuàng )四聲八病之說(shuō),要求以平、上、去、入四聲相互調節的方法應用于詩(shī)文,避免八病,這為當時(shí)韻文創(chuàng )作開(kāi)辟了新境界。其詩(shī)與王融諸人的詩(shī)皆注重聲律、對仗,時(shí)號“永明體”,是從比較自由的古體詩(shī)走向格律嚴整的近體詩(shī)的一個(gè)重要過(guò)渡階段。著(zhù)有《晉書(shū)》《宋書(shū)》《齊紀》《梁武帝本紀》等史書(shū),其中《宋書(shū)》入二十四史。  
     

     

    人物生平


    篤志好學(xué)

      沈約出身江東大族吳興沈氏,左眼有兩個(gè)瞳孔,腰上有顆紫色的痣,聰明過(guò)人。   他的父親沈璞在元嘉三十年(453年)被誅殺,沈約當時(shí)年紀還小,偷偷跑掉了,后來(lái)趕上朝廷大赦天下,才免于流亡。但也成為了孤兒,家庭貧窮。
    沈約專(zhuān)心好學(xué),日夜兼讀不知疲倦。他的母親擔心他用功過(guò)度而生病,經(jīng)常把油燈的油少放些好讓他早些睡覺(jué)。沈約白天讀的書(shū),晚上就能背下來(lái),于是對不少典籍都很熟悉,會(huì )寫(xiě)文章。  
     

    由宋入齊

      沈約剛做官時(shí)任奉朝請。濟陽(yáng)蔡興宗聽(tīng)說(shuō)他很有才華而十分看重他。蔡興宗擔任郢州刺史后,任命沈約當安西外兵參軍,兼任記室。蔡興宗曾對他的幾個(gè)兒子說(shuō):“記室沈約人才德性都堪作老師和表率,你們要好好地待他,向他學(xué)習。”   后來(lái)蔡興宗任荊州刺史,又讓沈約擔任征西記室參軍,并兼任厥西縣令。蔡興宗死后,沈約任安西晉安王法曹參軍轉外兵參軍,兼任記室。后進(jìn)京任尚書(shū)度支郎。  
    齊朝初年,沈約任征虜記室,兼任襄陽(yáng)縣令。侍奉齊朝的文惠太子蕭長(cháng)懋。文惠太子入主東宮后,沈約擔任步兵校尉,主管文書(shū)記載,在永福省值班,校訂四部圖書(shū)。當時(shí)東宮人才濟濟,而沈約尤其受到賞識與親睞。每逢值班去見(jiàn)太子,總是談到太陽(yáng)落山才出來(lái)。   當時(shí)王侯到東宮,有時(shí)不能進(jìn)宮,沈約總是勸說(shuō)太子,替王侯傳話(huà)。太子說(shuō):“我平生很懶,很晚才起床,這你是知道的,和你交談?dòng)懻摵?,就忘記睡覺(jué),如果你要我早點(diǎn)起床,可以時(shí)常早些進(jìn)宮中來(lái)。”于是提拔沈約為太子家令,后來(lái)又讓他兼任著(zhù)作郎,歷任中書(shū)郎、本邑中正、司徒右長(cháng)史、黃門(mén)侍郎。   當時(shí)竟陵王也在招徠有才華的人,沈約同蘭陵的蕭琛、瑯笽的王融、陳郡的謝朓、南鄉的范云、樂(lè )安的任昉等人都在竟陵王門(mén)下交游,時(shí)稱(chēng)網(wǎng)得天下才子。不久,沈約又兼任尚書(shū)左丞,后來(lái)又任御史中丞,轉車(chē)騎長(cháng)史。  
    隆昌元年(494年),沈約被任命為吏部郎,出任寧朔將軍、東陽(yáng)太守。齊明帝即位后,提封他為輔國將軍,征辟為五兵尚書(shū),升任國子祭酒。齊明帝死后,宰相當權執政,尚書(shū)令徐孝嗣讓沈約撰寫(xiě)遺詔,提升他為左衛將軍,不久又加封通直散騎常侍。  
    永元二年(500年),因母親年老,沈約上書(shū)請求免去職位,朝廷改任他為冠軍將軍、司徒左長(cháng)史、征虜將軍、南清河太守。  
    蕭衍在竟陵王的西邸時(shí),與沈約頗有交情。永元三年(501年),蕭衍起兵攻占建康城后,任命沈約為驃騎司馬,原來(lái)所任的冠軍將軍、征虜將軍等職仍然保留。 



    積極勸進(jìn)
     
       當時(shí)蕭衍功業(yè)已成,天意人愿都歸屬于他,沈約曾試探性地給蕭衍提及代齊的話(huà)題,蕭衍沒(méi)有做聲。過(guò)了幾天,沈約又進(jìn)言說(shuō):“現在與過(guò)去不一樣,不能指望用淳樸的風(fēng)氣來(lái)期許萬(wàn)物,士大夫攀龍附鳳,都是希望取得一點(diǎn)點(diǎn)功勞,以保住自己的福祿。如今幼小孩童、放牧的老百姓都知道齊朝的天下已經(jīng)完了,沒(méi)有人不說(shuō)天下應當歸您主宰的。天象和人事都表現出改朝換代的跡象,特別是永元以來(lái),這種跡象更加明顯。巫師預言說(shuō):‘行中水,作天子。’這就像寫(xiě)在白紙上的黑字一樣明白清楚。上天的意志不能違背,民眾的心情不能不顧及。如果是天命決定了的,雖說(shuō)想謙讓推脫,也是不可能的。”蕭衍說(shuō):“讓我再想一想。”  
    沈約繼續進(jìn)言道:“您最初在樊、沔一帶帶兵起義時(shí)就應該考慮好,現在帝王的大業(yè)已完成,何必再思考呢。過(guò)去周武王討伐商紂王,剛進(jìn)入皇宮時(shí),民眾便說(shuō)這是我們的君王。周武王不違背民眾的意愿,立即正位也沒(méi)有再去細想。您自從到了京城,氣運就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變化,和周武王相比,只是快與慢不一樣罷了。如果不早日把帝王的大業(yè)定下來(lái),順應天神與人民的愿望,假如有一個(gè)人反對,就會(huì )損害您的威望與名聲。況且人心不像鐵和石頭一樣一成不變,世上的事情也不能保證不發(fā)生變化,怎么能像建安時(shí)的魏武帝那樣把人臣的名分留給自己的子孫呢?如果皇帝回到首都,公與卿都在各自的官位上,那么君王與臣子的名分就定下來(lái)了,不再會(huì )產(chǎn)生其他的想法。君王在上很賢明,臣子們在下面很忠誠,怎么還會(huì )有人敢和您一起作亂呢?”蕭衍認同了沈約的看法。  
    沈約離開(kāi)后,蕭衍召見(jiàn)范云并告訴他沈約的意見(jiàn),范云的回答也和沈約的觀(guān)點(diǎn)基本一致。蕭衍說(shuō):“看來(lái)聰明人的看法無(wú)意中一致了,你明天早晨和沈約一起再來(lái)。”范云出來(lái)告訴沈約,沈約說(shuō):“你一定要等我一起去。”范云答應了他的要求。   而第二天沈約偷偷在范云的前面進(jìn)宮去見(jiàn)蕭衍,蕭衍讓他先籌劃有關(guān)事項,沈約從懷中取出早就寫(xiě)好的詔書(shū)和官員設置情況的文書(shū),蕭衍看后基本沒(méi)有改動(dòng)。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范云到了,到宮殿門(mén)前沒(méi)法進(jìn)去,在壽光閣外面來(lái)回走動(dòng),口中不停地說(shuō)“怪事”。沈約出來(lái)后,范云問(wèn)他說(shuō):“結果怎么樣?”沈約把手抬起來(lái)指向左邊,范云笑著(zhù)說(shuō):“沒(méi)有辜負我們的希望。”   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,蕭衍便召見(jiàn)范云并對他說(shuō):“平時(shí)和沈約待在一起,沒(méi)有發(fā)現他有什么不同于別人的地方。今天他的才能和智慧發(fā)揮得淋漓盡致,真算得上見(jiàn)解高明的人。”范云說(shuō):“您重新認識了沈約,也和沈約現在重新認識了您是一樣??!”蕭衍說(shuō):“我從發(fā)兵起義到現在已經(jīng)三年了,有功的臣子和將領(lǐng),確實(shí)有他們的功勞,然而完成帝王大業(yè),功在你和沈約兩位。”  
     

    榮寵一時(shí)

     
      梁臺建立后,沈約擔任散騎常侍、吏部尚書(shū),還兼任右仆射。蕭衍祭天登上帝位后,沈約被任命為尚書(shū)仆射,封為建昌縣侯,食邑千戶(hù)。沈約接到詔書(shū)的當天,右仆射范云等二十多人都來(lái)拜望祝賀,當官的和老百姓都以此為榮耀,感到很光彩。很快,沈約又被提升為尚書(shū)左仆射,仍然任散騎常侍。不久又兼任領(lǐng)軍,加侍中官職。  
    天監二年(503年),沈約的母親去世,皇帝親自前往憑吊。因沈約年老體衰,不能悲傷過(guò)度,所以皇帝派中書(shū)舍人幫沈約謝絕賓客來(lái)訪(fǎng)。朝廷舉用沈約任鎮軍將軍、丹陽(yáng)尹,可以設置輔佐的員吏。   服喪完畢,沈約被提升為侍中、右光祿大夫,領(lǐng)太子詹事、揚州大中正、關(guān)尚書(shū)八條事,后又被提升為尚書(shū)令,仍兼任原來(lái)的侍中、太子詹事,揚州大中正等職。沈約多次上書(shū)請求辭官后,改任尚書(shū)左仆射、中書(shū)令、前將軍,可以設置輔佐的員吏,仍兼任侍中,不久又提升為尚書(shū)令,兼太子少傅。  
    天監九年(510年),沈約改任左光祿大夫,仍兼任侍中、太子少傅,賜給演奏樂(lè )曲的樂(lè )隊一部。  
     

    憂(yōu)懼而死

      沈約雖長(cháng)期擔任宰相職位,但他自己卻對御史臺的工作有興趣,不少人也都認為他適合在御史臺任職,但梁武帝始終不取用他,于是沈約請求辭職,又得不到梁武帝的同意。沈約與徐勉向來(lái)很好,便給徐勉寫(xiě)信向他訴說(shuō)。徐勉在梁武帝面前為他求情,請求按三司的標準讓沈約告老還鄉,梁武帝沒(méi)有同意,只是給沈約增加了鼓樂(lè )的種類(lèi)和樂(lè )隊人員。   不久加封特進(jìn),仍任光祿、侍中、少傅等職。  
     
      梁武帝對大臣張稷心存舊怨。張稷死后,梁武帝同沈約談起此事,沈約說(shuō):“尚書(shū)左仆射出任邊境州郡的刺史,這是過(guò)去的事,何必要再提它呢?”梁武帝認為沈約在庇護親家,便很氣憤地說(shuō):“你說(shuō)這種話(huà),還算是忠臣嗎?”接著(zhù)便起駕回宮。沈約很恐慌,竟沒(méi)注意到皇帝已起身回宮,仍然呆坐在那里。   回到家后,沈約仍心神不定,未至床邊便坐下,以致坐空而摔倒在地上,并因此而得病。病中夢(mèng)見(jiàn)齊和帝蕭寶融用劍割斷了他的舌頭。請來(lái)巫師察看的結果竟跟他夢(mèng)中所見(jiàn)相一致,于是沈約請道士向上天奏赤章,說(shuō)梁武帝蕭衍禪代之事并不是自己的主意。梁武帝派御醫徐奘去給沈約看病,回宮后徐奘將這些情況全都告訴了梁武帝。  
    在此之前,沈約曾陪同梁武帝宴游,正趕上豫州獻上時(shí)令貢品栗子,直徑達一寸半,梁武帝對此感到很新奇,問(wèn)沈約說(shuō):“史書(shū)上關(guān)于栗子的典故有多少呢?”并和沈約一起將所記憶之事各自分條寫(xiě)下,結果沈約所知的比高祖少三件事。出宮后沈約對人說(shuō):“皇帝很要面子,護短,如不讓著(zhù)他他就會(huì )羞愧而死。”梁武帝認為他的言論太不恭敬,要懲治他。經(jīng)徐勉懇切地勸諫,梁武帝才罷休。而這次聽(tīng)說(shuō)了赤章的事,梁武帝特別生氣,多次派使者譴責沈約,沈約恐懼而死。  
    天監十二年(513年),沈約于任上去世,終年七十三歲。詔贈本官,賜錢(qián)五萬(wàn),布百匹。   有司將沈約的謚號定為“文”,梁武帝說(shuō):“沈約的才情,還沒(méi)全部表達出來(lái),應該用 ‘隱’字”,于是改謚號為“隱”。  



     

    主要影響

      永元三年(公元501年),蕭衍攻下建康,但對稱(chēng)帝一事猶豫不決,沈約此時(shí)抓住時(shí)機力勸蕭衍稱(chēng)帝。蕭衍堅定了決心之后,沈約又連夜幫助蕭衍起草詔書(shū)。而在梁朝建立后,在關(guān)于齊和帝的處置問(wèn)題上,沈約又主張殺掉齊和帝以絕后患??梢哉f(shuō),沈約助梁武帝蕭衍成就帝業(yè),是南朝梁的開(kāi)國功臣之一。  
     

    史學(xué)

     
      在史學(xué)研究上,沈約博物洽聞,于晉、宋、齊、梁四代之史皆有撰述,所撰《宋書(shū)》更成傳世之作。在沈約編纂《宋書(shū)》之前,南朝宋人何承天、山謙之、蘇寶生、徐爰等已相繼編纂《宋書(shū)》。其中,徐爰以何承天、蘇寶生編纂的《宋書(shū)》可謂集《宋書(shū)》編纂之大成。徐爰所修《宋書(shū)》雖流行于當時(shí),但沈約指出其存在諸多問(wèn)題,多非實(shí)錄,難以取信。針對徐爰《宋書(shū)》存在的種種不足,沈約在兼采眾家關(guān)于《宋書(shū)》編纂成就的基礎上,制成新史。從齊永明五年(487年)春天,他奉詔修撰《宋書(shū)》,于次年二月完成了紀傳部分70卷,隨后又耗時(shí)多年精心編纂《宋書(shū)》諸志,最終刊成《宋書(shū)》100卷。沈約對于如何編纂一部新《宋書(shū)》,有著(zhù)全局的觀(guān)念和全面的思考。他首先重新確定了全書(shū)記載的范圍,將“非關(guān)后代”的晉史人物一并刊除。在此基礎上,對徐爰所纂《宋書(shū)》中臧質(zhì)、魯爽、王僧達等人物傳記重加改寫(xiě),刪改因本朝人寫(xiě)本朝事而造成的曲筆諱飾;在史料的取舍上趨于客觀(guān),力求對于劉宋歷史的撰寫(xiě)達于“實(shí)錄”。同時(shí),沈約還就徐爰舊本所缺的內容,補撰了自永光以來(lái)14年間的史事,從而使得劉宋一代之史臻于完備。
    沈約撰成《宋書(shū)》“八志”是其重大功績(jì),“八志”共30卷,分別為《律歷志》3卷、《禮志》5卷、《樂(lè )志》4卷、《天文志》4卷、《符瑞志》3卷、《五行志》5卷、《州郡志》4卷、《百官志》2卷。沈約承繼前代史家重"通"的編纂理念,歷經(jīng)多年,著(zhù)成八篇典志,于典制記載溯源秦漢,尤詳魏晉,彌補了《三國志》、《后漢書(shū)》缺載典制的缺陷。
    沈約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“因事附見(jiàn)”的編纂方法。所謂“因事附見(jiàn)”的編纂方法,即記載某人或某事的過(guò)程,因牽涉其他人或事,而為之附帶記載,以省去為之重新立傳。從《宋書(shū)》的記載來(lái)看,這種“因事附見(jiàn)”的編纂方法極為普遍,如《劉道規傳》附帶敘述劉遵履歷,《廬陵王義真傳》附帶記載段宏履歷,《何承天傳》附帶敘述謝元履歷,《何尚之傳》附帶敘述孟覬履歷,《謝靈運傳》附帶敘述荀雍、羊璿之、何長(cháng)瑜三人履歷等。這種方法對后來(lái)史家的歷史撰述產(chǎn)生了深遠影響,如蕭子顯撰寫(xiě)《南齊書(shū)》便承繼了這種編纂方法。
    此外,沈約還在《宋書(shū)》之中,灌注了他對門(mén)閥士族與寒門(mén)庶族地位升降、佛教在南朝的傳播與儒家倫理之間的張力、南北民族矛盾與融合等現實(shí)問(wèn)題的深沉思考,提高了《宋書(shū)》的質(zhì)量,使之在中古時(shí)期產(chǎn)生的多部斷代體正史中占據著(zhù)比較重要的地位。  
     

    文學(xué)

      沈約是永明體的倡導者之一,其文學(xué)主張和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領(lǐng)導了時(shí)代的風(fēng)氣。

    辭賦
     
      沈約的辭賦作品,由于六朝文獻的嚴重散失,其中大部分已經(jīng)佚去,現在所能看到的,只有從唐代歐陽(yáng)詢(xún)所編的類(lèi)書(shū)《藝文類(lèi)聚》中輯出的十篇辭賦的片斷,和《梁書(shū)·沈約傳》所收錄的《郊居賦》一篇全文了。雖然總共只有十一篇,且其中十篇是殘篇,但是通過(guò)仔細研讀、細致分析,從這為數不多的沈約現存辭賦作品中,可以看出,沈約的辭賦,既有對楚辭的繼承、對前代詠鳥(niǎo)傳統的延續,也有對潘岳《閑居賦》和謝靈運《山居賦》的借鑒,更有自己的創(chuàng )新之處,從而形成了其辭賦的獨特之美。韻律之美是沈約辭賦最鮮明的特點(diǎn),講究押韻,追求對偶工整,善于運用雙聲疊韻、行文講究平仄等使沈約辭賦形成了一種聲律的和諧,讀起來(lái)回環(huán)往復、朗朗上口。沈約不僅倡導聲律論,而且身體力行,創(chuàng )作出具有聲律之美的辭賦作品,努力踐行著(zhù)自己的理論。沈約的這種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,不僅使自己的作品具備獨特的聲律之美,深受世人的喜愛(ài),而且為后世律賦的產(chǎn)生與發(fā)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。另外,沈約提倡的文章“三易”說(shuō)理論,不僅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當時(shí)的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新潮,在一定程度上糾正了當時(shí)文壇寫(xiě)作用典過(guò)多、語(yǔ)言晦澀難懂的弊病,而且對于引領(lǐng)“易用事”、“易識字”、“易誦讀”的正確文學(xué)發(fā)展方向也起到了積極的作用。  





    詩(shī)歌
    在“永明體”詩(shī)人中,沈約占有重要地位。沈約作詩(shī),不僅題材廣泛,內容豐富,數量眾多,而且寫(xiě)作手法高超,藝術(shù)上別具特色。首先,感情真摯、婉轉動(dòng)人是沈約詩(shī)歌最顯著(zhù)的特色。鐘嶸評其詩(shī)“不閑於經(jīng)綸,而長(cháng)於清怨。”這里“長(cháng)於清怨”的意思應指沈約詩(shī)歌善于感嘆世人身世遭遇的不幸,其中也暗含了一些對社會(huì )、時(shí)代不滿(mǎn)的成分。不僅如此,沈約詩(shī)中還蘊藏了詩(shī)人個(gè)體豐富的思想感情,這種感情有時(shí)是比較坦率地表露,尤其突出表現在其與朋友交往、送別、懷念、詠懷類(lèi)的詩(shī)歌中,但是這樣袒露的詩(shī)歌畢竟是少數,沈約詩(shī)歌中更多的不是袒露胸襟的強烈感情的抒發(fā)和外顯,而是經(jīng)過(guò)壓抑的深沉感情的含蓄表現。其次,沈約詩(shī)歌已有較為成熟的意象。其詩(shī)中,意象的巧妙使用使得其詩(shī)意脈表現言有盡而意無(wú)窮。并且由于沈約自身內斂而含蓄的個(gè)性特征,使其詩(shī)歌中意象所能承載的意脈空間更為深沉而內化,不再是一看到底的直白表現,這一點(diǎn)在其時(shí)間意象中表現的尤為明顯。再次,沈約詩(shī)歌善引典故,尤精對偶。沈約學(xué)識淵博,其詩(shī)中巧妙地運用了各種典故,并將其呈現為工整的對偶。
     

    音韻

      沈約聲律論的核心是“四聲八病”說(shuō),“四聲”是按照漢字讀音四個(gè)聲調的特點(diǎn),以漢字的平聲為格律中的平,以漢字中的上、去、入三聲作為格律中的仄,在詩(shī)歌創(chuàng )作中有意識地將平聲仄聲交錯使用,以構成聲音的抑揚錯落之美;“八病”則是列出作詩(shī)時(shí)力求不犯的八種病犯,即平頭、上尾、蜂腰、鶴膝、大韻、小韻、旁鈕、正鈕等八種聲?。?ldquo;八病”具體為何,說(shuō)法不一。)
    “四聲八病”是沈約聲律理論的核心,也是最早的較為系統的聲律論,從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到理論的產(chǎn)生,在中國詩(shī)歌史上是一次巨大的進(jìn)步,以此為指導綱領(lǐng),永明文人在創(chuàng )作上有了更為積極的嘗試和探索。形成了“永明體”,為律詩(shī)的形成奠定了基礎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中國“近體詩(shī)”發(fā)展的時(shí)代。  
     

    藏書(shū)

      沈約喜歡書(shū)籍,收集圖書(shū)達兩萬(wàn)卷,當時(shí)京城沒(méi)有人能和他相比,   是南朝中國藏書(shū)第一大家。沈約不僅好藏書(shū),亦致力藏書(shū)的利用。史乘記載,沈約注意識拔篤學(xué)之士,并在圖書(shū)資料方面,盡其家藏以提供方便。如同時(shí)代的王筠,即得到沈約多次贈書(shū),成為藏書(shū)界之美談。盡管史乘所載,仍顯粗略,但沈約的藏書(shū)理念,在只言片語(yǔ)中闡發(fā)得還是比較清晰的。首先,沈約繼承了東漢文學(xué)家蔡邕關(guān)于圖書(shū)藏用的理念,不獨藏書(shū)之私藏,且致力于藏書(shū)為人才所用,為社會(huì )所用。其次,提出了藏書(shū)“遇賢者與之”的思想。沈約鑒于古往今來(lái)藏書(shū)家子孫失書(shū)、散書(shū)的教訓,提出了“凡書(shū)多與人”,“遇賢者與之為高”的思想。  

    思想
    沈約的思想比較復雜,佛、道思想對他深有影響,沈約致力于弘揚佛法,他既積極參與事佛禮佛活動(dòng),又通過(guò)撰寫(xiě)諸如《形神論》、《神不滅論》等崇佛之文,將其對“空有之說(shuō)”的伏膺和體悟,具體落實(shí)為對范縝“神滅論”的賣(mài)力圍剿。 而在建武年間,因為齊明帝篤信道術(shù),沈約也開(kāi)始熱衷于道教,期間,他寫(xiě)了很多體現仙道思想的作品。
    雖然如此,但沈約思想中占據主導地位的還是儒家思想。但他并不是一個(gè)傳統的儒士,他的儒家思想中摻雜著(zhù)濃厚的道、佛思想。沈約是以儒學(xué)為本,而又佛、道兼修,三家思想兼容并蓄,從而形成了沈約獨特的思想。  
     

    歷史評價(jià)


    南朝宋大臣蔡興宗:沈記室人倫師表,宜善師之。
     
    梁武帝蕭衍:生平與沈休文群居,不覺(jué)有異人處;今日才智縱橫,可謂明識。 
     
    南朝文學(xué)批評家鐘嶸《詩(shī)品》:觀(guān)休文眾制,五言最優(yōu)。詳其文體,察其馀論,固知憲章鮑明遠也。所以不閑於經(jīng)綸,而長(cháng)於清怨。永明相王愛(ài)文,王元長(cháng)等皆宗附之。約於時(shí)謝朓未遒,江淹才盡,范云名級故微,故約稱(chēng)獨步。雖文不至其工麗,亦一時(shí)之選也。 [

    《梁書(shū)》:①約歷仕三代,該悉舊章,博物洽聞,當世取則。謝玄暉善為詩(shī),任彥升工于文章,約兼而有之,然不能過(guò)也。自負高才,昧于榮利,乘時(shí)藉勢,頗累清談。及居端揆,稍弘止足。每進(jìn)一官,輒殷勤請退,而終不能去,論者方之山濤。用事十余年,未嘗有所薦達,政之得失,唯唯而已。②昔木德將謝,昏嗣流虐,惵惵黔黎,命懸晷漏。高祖義拯橫潰,志寧區夏,謀謨帷幄,實(shí)寄良、平。至于范云、沈約,參預締構,贊成帝業(yè);加云以機警明贍,濟務(wù)益時(shí),約高才博洽,名亞遷、董,俱屬興運,蓋一代之英偉焉。③高祖旁求儒雅,文學(xué)之盛,煥乎俱集,其在位者則沈約、江淹、任防,并以文章妙絕當時(shí)。 [
     
    魏征《隋書(shū)》:①宋、齊之世,下逮梁初,靈運高致之奇,延年錯綜之美,謝玄暉之藻麗,沈休文之富溢,輝煥斌蔚,辭義可觀(guān)。②暨永明、天監之際,太和、 天保之間,洛陽(yáng)、江左,文雅尤盛。于時(shí)作者,濟陽(yáng)江淹、吳郡沈約、樂(lè )安任昉、 濟陰溫子升、河間邢子才、巨鹿魏伯起等,并學(xué)窮書(shū)圃,思極人文,縟彩郁于云霞, 逸響振于金石。英華秀發(fā),波瀾浩蕩,筆有余力,詞無(wú)竭源。方諸張、蔡、曹、王, 亦各一時(shí)之選也。 
    元代文論家陳繹曾《詩(shī)譜》:沈約佳處靳削可愛(ài),自拘聲病,氣骨茶然。唐諸家聲律皆出此。 
    清初詩(shī)論家陳祚明:休文詩(shī)體,全宗康樂(lè ),以命意為先,以煉氣為主;辭隨意遠,態(tài)以氣流,故華而不浮,雋而不靡。......大抵多發(fā)天懷,取自然為詣極;......驟而詠之,沨沨可愛(ài);細而味之,悠悠不窮。......他人雖麗不華,休文雖淡有旨,故應高出時(shí)手,卓然大家。 
    清代詩(shī)人沈德潛:①《說(shuō)詩(shī)晬語(yǔ)》:“隱侯短章,略存古體。②《古詩(shī)源》:家令詩(shī),較之鮑謝,性情聲色,俱遜一格矣。然在蕭梁之代,亦推大家。以邊幅尚闊,詞氣尚厚,能存古詩(shī)一脈也。 



     

    軼事典故


    不計前嫌

    沈約小時(shí)候貧窮無(wú)靠,曾向族人乞討,討得幾百斛米,但卻被族人侮辱,他將米全部倒在地上離家出走。到后來(lái)富貴顯赫后,不因此事記恨,反而因此被同郡的人傳頌。  
     

    懷舊之情

    有一次沈約陪蕭衍宴游,席中有一位女樂(lè )師是齊朝文惠太子的宮人。蕭衍問(wèn)她認不認識在座的人,她說(shuō):“只認識沈家令。”沈約聽(tīng)后頓生懷舊之念,伏在座位上哭,蕭衍也感到悲傷,為此中止了酒宴。  
     

    沈約瘦腰

    沈約晚年,多次上書(shū)請求辭官,但皇帝不同意。于是在給好友徐勉的書(shū)信中說(shuō):“我每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,腰帶就要縮緊幾個(gè)孔,用手握胳膊,臂圍大概每個(gè)月要瘦半分。按這樣推算,怎能支撐得很久呢?”   由此有了“沈約瘦腰”的典故。
     

    人際關(guān)系


    吳興沈氏世系表(沈約一系)
    關(guān)系 姓名 簡(jiǎn)介
    祖父 沈林子 南朝宋征虜將軍。
    父親 沈璞 南朝宋淮南太守,于元嘉末年被誅。
    母親 謝氏 出身陳郡謝氏。
    兒子 沈旋 字士規,襲爵,位至司徒右長(cháng)史。
    沈趨 字孝鯉,亦知名,位至黃門(mén)郎。
    孫子 沈寔 沈旋長(cháng)子。
    沈眾 沈旋次子,字仲師。官至起部尚書(shū)。
    (以上參考資料)  
     

    主要作品

      著(zhù)有《晉書(shū)》一百一十卷,《宋書(shū)》一百卷,《齊紀》二十卷,《高祖紀》十四卷,《邇言》十卷,《謚例》十卷,《宋文章志》三十卷,文集一百卷,并撰有《四聲譜》。大部分已佚,今存《宋書(shū)》100卷,文集9卷。明人由張溥在《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》中輯有《沈隱侯集》。另有《高松賦》、《麗人賦》賦兩篇,詩(shī)歌《悼亡詩(shī)》等。  
     

    后世紀念

      1996年,為了紀念沈約,浙江義烏上溪鎮沈宅村的村民自發(fā)籌資在村南面一處原有古建筑的基礎上將其擴大提升成了沈約公園。 
    2017年5月27日,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新安鎮舍北村舉行了“‘迎端午、詩(shī)朗誦’新安鎮第一屆‘沈約杯’詩(shī)歌節”活動(dòng)。  
    2018年6月,沈約雕像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新安鎮舍北村落成揭幕,各界群眾以及沈約后人近500人到場(chǎng)緬懷。  

    史料索引

     《南史·卷五十七·列傳第四十七》
     

中華地方志友情鏈接:淼眾科技

聯(lián)系我們?????? 提交建議??????網(wǎng)上商店

Copyright@2002-2016 www.qidian.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 云南劍嘉文化信息傳播有限公司

滇B2-20080046 滇網(wǎng)文[2015]0081-031 新出網(wǎng)證(滇)字010 滇ICP備08017520號-1

請所有作者發(fā)布作品時(shí)務(wù)必遵守國家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盜版作品,一經(jīng)發(fā)現,即作刪除!客服電話(huà):0871-65650853